公告:书友们,明天下小说网最新域名“Www.MTXXS.Com”。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明天下小说网手机站
http://m.mtxxs.com

明天下 第一零七章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求首订,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零七章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云昭自认为不是一个天生的反叛者,他甚至算得上是一个得过且过者。

来到大明之后,云昭发现自己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就算是想过一点安稳日子都不可能。

乱世到来的时候最好提前做好准备,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家族负责,更是对这个民族负责。

以前的时候打死云昭,他都不会把自己个人的命运跟民族命运联系在一起。

到了大明世界之后,身为一个先知,先觉者,如果什么都不做,才是对自己生命的一种羞辱。

由此可以推断出——所有的先知先觉者,其实都是痛苦的,都是矛盾的,也都是悲伤的。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大难来时,将高个子的人推出去顶枪眼是一种需要,可是,当你悲哀的发现,自己就是个子最高的那个人的时候,不想反抗,也要挣扎一下的。

云昭很希望陕西的官员能够学学他,带领百姓们兴修水利,带领百姓们打跑强盗,带领百姓们种植新庄稼,给百姓们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为此,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做了最大的努力,就想让这些人看到希望。

如果他们真的能行动起来,这个国家就会慢慢好转。

云昭并不介意在一个平安的大明世界里厮混,说不定真的会去考一个状元回来,让母亲高兴一下。

可惜,他们只想要粮食,更悲哀的是,他们连强行向云昭要粮食的勇气都没有,只敢把希望寄托在云昭是个讲道理的人,是一个守规矩的人上面。

能够出城来亲眼看看蓝田县到底有没有粮食,是他们能做到的极致。

一个地方官,连自己的属地都不敢下来,这样的官员要他作甚?

在这个时候云昭甚至希望他们是一群有着极强领地意识的人,哪怕你要把百姓当牛马一样驾驭,你总要亲手驱赶这些牛马在地里干活吧?

一个个躲在西安城里算怎么回事?

就为了安全?

因为出了少华山的事情,张道理甚至不敢派人来蓝田县押运粮食,他很希望云昭能够组织蓝田县的青壮把粮食运去西安,为此,他情愿免掉蓝田县的徭役。

这又是一种退让方式,云昭接受了。

今年夏赋,蓝田县共收到了粮食三万五千担。

而去年夏赋,蓝田县收到了三千一百担粮食……

跟往年一样,百姓们宁愿按照一条鞭法的要求缴纳银钱,也不愿意缴纳粮食,可是呢,几年的灾害下来,百姓们已经没有银钱缴纳赋税了。

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云昭准备改变一下这种银钱无用的状况。

蓝田县的运粮队伍,在云虎,云豹,云蛟,云霄等人的安排下,浩浩荡荡的朝西安进发了。

一路上并没有不长眼的盗匪来打蓝田县官粮的主意。

长达十里的运粮车队,在关中平原上很快就成了人人谈论的话题。

所有看到运粮车队的人,眼中都洋溢着幸福的神采,虽然这些粮食不属于他们。

西安知府张道理带着西安府的大小官员出城十里迎接运粮队。

就算是平日里对外界毫无兴趣的秦王府,也第一次派来了属官迎接运粮队。

云虎第一次享受了骑马进长安大门的待遇。

当运粮队进入西安之后,这一次轰动的不再是乡野小民,而是西安市民,腾贵的粮价早就让他们苦不堪言,这一次终于见到了大批粮食入城,他们只希望有了粮食,能否让西安高昂的粮价变得便宜一些。

按照去年的约定,云氏的粮店里也进了三千担新粮,不等粮食入库,云氏三座粮店就被西安百姓围的水泄不通。

已经卖了大半年调料的云掌柜,第一次见到了这么多粮食,忍不住热泪盈眶。

粮店就该卖粮食,而不是什么狗屁调料,虽然卖调料的生意也不错,能从蒙古人,乌斯藏人,回回那里换来一些牛羊,可是,这样的生意,毕竟不是他的主业。

每家店进一千担粮食,不用入库,就被百姓们买光了,所以,云氏粮店仅仅开业了小半天。

即便是这样,也让云氏粮店成了西安城里的传奇,毕竟,在这个时候,还能有大批粮食卖的,只有云氏粮店。

而进入运进西安的三万五千担粮食,着实让这座城市里的人见到了一丝希望。

当云昭大张旗鼓的将三万五千担官粮,三千担私粮运进西安之后,就连洪承畴这种对云昭充满怀疑的人,也在第一时间把云昭从少华山一案的重大嫌疑人的名单中剔除了。

毕竟,如此富庶的一个县令大人,还不至于为了一万担粮食冒杀头的危险,不值得,如果云昭狠毒一些,从百姓手里再搜刮一万担粮食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张道理今年唯一干的对的一件事就是让章天雄成了商南县的知县。

为此,章天雄给张道理为首的西安官僚们赠送了五百石最好的粮食。

给云昭赠送了一千担新产出来麦子,外加纹银三千两,黄金一百两,祖传的一颗龙眼大小的珍珠。

并且承诺,等襄阳府的有钱人搬迁过来之后,还有一些土仪送上,据说是一种新式金刚酥,每一个足足有两斤重。

对于这些孝敬,云昭自然是欣然笑纳,还把云豹,云蛟派给章天雄组建商南县团练以为支持!

也就在这个夏天,蓝田县的界碑再一次被人疯狂挪动,而蓝田县的百姓们却不愿意外人再把界碑向外挪动,于是,因为争夺界碑的斗殴时有发生。

云昭三令五申告诫乡民,不得无故挪动界碑,否则,重责五十大板,大枷锁拿示众三日。

有乡老带领乡民挪动界碑之后,自缚双手来县衙请罪,声称宁愿被县令大人的板子打死,也要为乡民争一条活路,并且奉上乡民们所书之万民书。

眼见前来领罪的无一不是老弱病残之辈,云昭只好慨然退堂,将百姓所书万民书以及自己的请罪折子一并呈递西安知府张道理,自己回家待参。

张道理获得万民折子以及云昭的请罪折子之后,连夜上报布政使司,布政使司又通过驿递将两物呈递京师。

“这一次,云县令必定受陛下申斥啊。”

自从粮食全额送达西安府之后,张道理就很愿意再来蓝田县了。

也能在云氏心安理得的享受刚刚成熟的新粮食。

“啊?被陛下申斥,岂不是……”云昭多少有些惊慌,皇帝此时虽然没有多少能力,可是呢,杀他这个小小的县令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道理见云昭有些慌张,就笑着摆摆手道:“小彘,无需惊慌,无需惊慌,这天下官啊,被陛下申斥之后,才算是真正的官,你有所不知,这满朝文武除过蜀中的秦夫人,谁没被陛下申斥过?

就因为被申斥,你才会被大明上上下下的官员当成自己人。

我的老恩师说了,你年纪太小,有太能干,此时卓拔不是好事,你且在蓝田县任上多磨练几年,养养人望,过得几年,待你干出更大的功绩,那时候再卓拔就不是区区一级两级的事情了。”

云昭摇摇头道:“我不是想升官,我只是想知道那些挪界碑过去的百姓我应不应该管。”

张道理闻言哈哈大笑道:“管啊,为什么不管?那些百姓在被别人管辖之下能给朝廷缴纳赋税吗?”

云昭皱眉道:“这样做会坏了规矩。”

张道理笑的更加厉害,掏出手帕擦擦笑出来的眼泪对云昭道:“整个关中都已经被朝廷放弃了,你居然在这里跟我说规矩?

小彘,我已经一年多没有领过俸禄了,虽然我不缺那点俸禄银子,可是,朝廷不给,就是朝廷的错了。

你前些日子带着老夫看了新修的水利,看了新粮食,你以为老夫不知晓你的用意吗?

知不知道,你在蓝田县做的事情,本官根本就没法子在西安府照着搬用!”

“这是为何?”云昭不解的道。

张道理喝了一口酒淡淡的道:“你云氏在蓝田县族居数百年,老夫在西安府为官四载。

所以,你一介孩童就能在蓝田县一呼百应,老夫这个正印西安府正堂说的话,出了我的大堂,就没人听了。

陕西之弊不在灾荒,不在贼寇,而在于官……很久以前,陕西的官就不再做实事了。

百姓们没了统领,又被官府,乡绅盘剥的早就对官府没了敬畏之心。

人人心中存私,没有半点公心可言。

如此陕西布政司莫说是遇到了如此大的灾荒,就算是稍有风吹草动,也会风声鹤唳,人人惊慌……

呵呵,喝酒,喝酒,这都是酒后之言,算不得真!”

云昭看着张道理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最后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呕吐物弄了一身,依旧要酒喝。

看的出来,这个被人誉为‘泥菩萨’的知府大人,真的很痛苦。

这种痛苦云昭以前有过,他把这种痛苦称之为——无能!

明明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西安府知府,偏偏守着那个位置不肯让人。

他的良心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他的理智往往又会告诉他应该那么做。

良心的力量永远不是理智的对手,这就让他的日子过的既花天酒地,又过的痛苦不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