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书友们,明天下小说网最新域名“Www.MTXXS.Com”。请您牢记本站网址,手机也可直接访问,会自动进入手机站!
 明天下小说网手机站
http://m.mtxxs.com

明天下 第一二四章最后的审判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二四章最后的审判地

“千户,孙钊百户在白银厂被暴民乱棍打死了,他属下的六个番子也无一活命。

白银厂又开始生产,孙钊百户策动的暴乱被云昭化于无形。”

听着番子的禀报锦衣卫千户袁敏瞅着窗外的青砖地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在蓝田县,袁敏的力量太弱小,不足以跟庞大的云氏抗衡,所以,他精挑细选了白银厂这个偏远之地,为此做了很多事情,没想到云氏在千里之外,一样可以让锦衣卫毫无作为。

袁敏发现了蓝田县的秘密,也触及到了蓝田县编织的这张大网。

他不敢惊动坐在蜘蛛网中间的云昭,选择了这张网的最末端试探了一下,结果不好。

他期望中的暴动没有如约而至。

那些该死的暴民即便在最愤怒的时候,依旧不肯处死云氏派出的管事,这让袁敏万分不解。

他想不通,那些草莽豪杰为何就有一呼百应的气势,锦衣卫用了更加精妙的手段,效果却如此糟糕。

他的计划很周密,只要能煽动白银厂暴乱,那么,他就可以把这样的手段在云氏其余的厂矿继续用一下,最后达到迟滞云氏向外疯狂拓展的目的。

陇中之地贼寇横行,民不聊生,是最容易起事的地方,云氏既然能轻易地平定白银厂的事情,那么,在其余地方,云氏的势力应该更加的根深蒂固。

第一次交锋便碰的头破血流,这不是袁敏愿意看到的。

放眼关中,一片祥和喜乐的景象,这番景象却与他效忠的大明无关,这是袁敏最大的痛苦。

“千户,我们还查探玉山吗?”

小旗的话将袁敏从焦虑的思绪中拖回来。

“查出来又如何呢?国朝无力应对啊,现在,云氏这包脓疮还没有溃烂,只能让我们隐隐作痛,只能忍着。”

想起千疮百孔,各有心思的国朝,袁敏有些意兴阑珊,只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以平静的生活消磨掉胸中的意气,了此残生。

在白银厂的失败,并没有让他绝望,让他绝望的是朝廷如今得过且过的模样。

“我们在汤峪的番子有消息传来,云氏在汤峪有一座规模庞大的监狱,据说里面关押的囚犯不下四百人。

里面的模样惨不忍睹,还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被丢进化骨池……比我们北镇在西安的黑狱还要狠毒。”

袁敏闻言,从架子上取过绣春刀挂在腰上,抻一抻稍微有些皱的飞鱼服,戴上官帽,对小旗道:“带上二十个人,我们走一遭汤峪。”

小旗连忙道:“千户不妥!”

袁敏道:“有什么不妥的,我们锦衣卫的职责就是为天子耳目,监察天下不法事,没查出来也就罢了,既然查出来了,那就必须走一遭,走吧,我们不会死在那里的。

云氏还不在乎这些小节,我们此去的目的也不是捣毁人家的黑狱,而是去看看有良善之辈被冤枉。”

小旗道:“千户……查究冤狱不是我们的职责。”

袁敏仰天惨笑一声道:“不查究冤狱我们还能干什么呢?我们总要彰显朝廷的存在才好,我们在蓝田县的存在,就是大明朝廷最后的脸面了。”

“北镇那里……”

“走吧,出了事情我担着。”

于是,二十余骑锦衣卫离开了西安,他们也不避人,就这样锦衣华服穿过整个蓝田县,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直奔汤峪。

聋二提着两个重重的木桶沿着青石台阶下到了地底。

穿过三道铁门之后,就把木桶交给了地底的守卫。

守卫瞅一眼两个木桶,有些厌恶的道:“今天的粥稠了。”

聋二道:“总要吊命才好。”

守卫怒道:“为何不把他们全部干掉,这些人渣,留着白白浪费粮食。”

聋二瞪了守卫一眼道:“哪里来的这么些废话,县尊要他们活着,你敢杀了他们?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代表着一片地方的民心,他们恶事干多了,总不能一刀砍掉脑袋就了事,不给那些被他们害死的人抵命,别说县尊那里,我们这一关就过不去。”

守卫点点头道:“娘的,不看卷宗,一个个都是良善好人,看了卷宗,这些恶鬼应该全部丢进化骨池!”

聋二催促道:“快点给他们喂食,吃了东西就不嚎叫了。”

两个守卫这才不情不愿的提起大木桶,手里拎着一个木勺,冲着幽深的隧道吼道:“都给老子闭嘴,吃饭了。”

于是,隧道里的呻吟声,嚎叫声,咒骂声,求饶声顿时就消失了,一只只木碗从儿臂粗的铁栅栏缝隙里伸了出来。

一个守卫用勺子舀了一口粥自顾自的吃了一口道:“娘的,还是新糜子熬的粥。”

见守卫开始给囚犯分发粮食,聋二紧紧腰带,推开了左手第二道铁门。

铁门里面只有一盏灯火在摇曳,聋二进去之后过了片刻才勉强适应眼前的光线。

一张长条凳上帮着一个血淋淋的身体,如果不是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会让人误会这人早就死了。

聋二查探了一下这人的鼻息,就把目光落在一个被吊在木头架子上的人。

这个人几乎已经没有了人形,全身上下不着寸缕,且皮开肉绽,皮肤破裂的地方很规律的排列着,每道鞭痕相间一寸,就像被划了刀花的鱼。

聋二抬腿踢开了一个麻包,麻包下面的人,顿时就长吸了一口气,如同溺水获救一般。

聋二扯一下挂在墙壁上的麻绳头子,片刻之后,一个端着笔墨纸砚的中年文士走了进来,有些兴奋的问聋二:“二叔,今天主要审讯谁?晚生建议审讯这个刘铁塔。”

聋二冷冷的道:“你怎么总是对奸杀案子这么感兴趣?”

中年文士道:“总觉得我的浑家跟我的闺女在不断地催促我先审讯刘铁塔,好为那些被他糟蹋的妇人报仇。”

聋二道:“既然如此,那就把盐水泼上去,我们紧着这个刘铁塔问话!”

中年文书闻言,快步走到一个木桶边上,又从旁边抓了一把粗盐丢进水桶,用一个木棍用力的搅拌,等水桶里没有盐粒跟木棍碰撞的声音了,这才提起水桶,小心的,将水桶里的盐水均匀的浇在那个被绑在木头架子上,如同刻刀花的鱼一般的汉子身上。

“啊——”

“啊——”

“啊——”

一阵凄厉的如同恶鬼索命一般的惨呼声从铁门里传出,正在给囚犯分发食物的守卫忍不住一哆嗦,一勺子粥就倒在了地上,不等他反应,一双黝黑的手就从栅栏里伸出来,连土带粥一起捧回去了。

守卫忍不住对另外一个守卫道:”聋二又开始了。”

另一个守卫道:“聋二没这么狠,该是刘春达下的手,那个家伙自从老婆,闺女被人害了之后,脑壳就有些不对劲。”

守卫狠狠地将一勺子粥扣在一个木碗里冲着里边的人骂道:“害人的时候快活,现在,该还账了。

一个个死到临头了,还这么能吃!”

“那个刘铁塔是糜子滩人吧?这狗日的把全村女人都当成自己婆姨了,想睡那个就睡那个,逼死的人命至少有六条,这还是有人告首的数目,死全家没人告首的天知道有多少。

聋二说,这人的首级有大用处,要让新去的里长拿着邀买人心,让糜子滩的人变得正常一些,不要见到恶人就哆嗦。”

另一个守卫道:“这是该的,一定要从刘铁塔嘴里把所有的惨事全部抠出来,咱们新上任的里长才好跟那里的百姓打交道,才好让那里的百姓们相信,咱们爷们才是蓝田县最公正无私,最强大的靠山。”

两人有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向昏暗的巷道里移动,此时,巷道里只有一片喝粥的声音。

冬日的汤峪里水汽缭绕,无数的帐篷就扎在山谷的空地上,温泉水池子里满满的都是人,赤条条的毫不避讳路人的目光。

一些官宦人家甚至包下了汤峪里的楼堂馆所作为自己一家人避寒的场所。

用青布帷幔围起来的温泉池子自然是不能去的,帷幔里不时地传来妇人的嬉闹声,让这座山谷显得春色融融。

在汤峪谷口左边,有三口僻静的池子是没有人的,那里的水一样的清澈,只是池子显得比别的池子更加的润泽,像是涂了厚厚的一层油脂。

锦衣卫的马队就停在这三座池子边上。

瞅着水汽蒸腾的池子,袁敏跳下战马问小旗:“这里就是化骨池?”

小旗点头道:“冬日里来这里洗澡的人多,云氏担心吓着游客,把这里收拾干净了。

千户,你看看那些石头上的油脂,该是人的尸骨润泽所致。”

袁敏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仰着头瞅着湛蓝的青天,低声道:“老天无眼!这就是乱臣贼子干出来的事情。”

小旗继续道:“按理说,云氏主掌化骨池的时日不算短,稍微有些地位的人都知晓化骨池的存在。

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就发生在所有人眼皮子底下,卑职很好奇,他们为何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不论是秦王府,还是布政使,亦或是西安府官员,他们集体对此无动于衷,千户,这其中是否有什么我们不知晓的隐情。”

袁敏道:“走吧,我们去会会云氏这头恶魔,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亲自走一遭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